百度困局:陆奇离职 医疗竞价排名回归 李彦宏在想什么?

06-04  14:11 3749

责编:昆仑鹰



转型家导读


百度在谷歌退出中国后彻底垄断了中国搜索市场,加上互联网与商业连接程度日益加深,躺着也能挣钱的百度或许对追求技术进步的信念日益消弭。魏则西事件后,百度引入陆奇和宣布的阿婆罗计划,无论是危机公关还是真对人工智能产生兴趣,至少人们对百度重新燃起后希望。


然后陆奇的离开和搜索竞价排名的回归,这一来一去的对照,无非给人感觉,百度又回到过去了,李彦宏又在想什么?


转型家认为企业转型的前提是管理层思维转型,以及管理层对转型战略坚定的意志。或许 管理层对公司发展前程的视野宽广度决定了其对战略执行的意志力。




百度一下,二年前的那个轰动全国的搜索竞价排名又来了,就发生在陆奇离职的同时。人们对那个努力转型成高科技公司的百度印象,又回到对魏则西事件时期了。或许是感觉挣快钱更加符合目前百度的战略定位。


陆奇离职后的百度股价


股价大跌,陆奇离职效应开启



5月21日晚间,继上周五百度官方宣布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将从7月起不再担任上述职务的当日收盘大跌9.54%后,21日百度盘中股价跌幅再超5%。市值蒸发约137亿美元。


陆奇在职的一年四个月里,为百度确立了“夯实移动基础、决战AI时代”的战略基础。入职的第3个月,陆奇制定凭借阿波罗计划为已有近3年研发积累的百度无人驾驶,重新划出方向。这也是百度因为魏则西事件后向外界公布的重大战略转折,也是百度重新确定自己为一家高科技企业的宣言。之后更是剥离了百度外卖等低价技术含量的业务。


陆奇

陆奇曾把阿波罗比作汽车工业时代的安卓,但是比安卓更开放、能量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从18日开始,陆续有网友反映,百度又重启了医疗关键字的竞价排名。顿时网上炸开了锅,百度竞价排名与魏则西有大量出现在微博热搜榜。


二年过去了,百度又回到从前了,理想终究经不受现实眼前利益的诱惑,因为过去百度的企业文化未曾改变过。


受益于谷歌无法进入中国而保有中文搜索市场的垄断地位,因而拥有中国搜索市场的80%份额的百度,可借此获取大量的搜索业务收入,搜索业务收入成为了百度主要的收益来源。网友也基本认知为百度就是搜索,并且搜索技术一直停滞。而同时段的谷歌在智能搜索上取得长足的进步,尤其是图片识别技术进步。此时的谷歌变成了一家新技术研发公司,网友更多是感到对百度不思进取的失望。


危机中就职,无力改革百度


2016年,“魏则西事件”被起底后,百度贴出了一封情真意切的告白信,宣称“如果失去了用户的支持,失去了对价值观的坚守,百度离破产就真的只有30天!”然而魏则西事件发生两年后,医院竞价排名仍然在百度搜索页面头部。


这两年同样没变还有百度的企业文化——为了业务增长的需要而游走在道德边缘的作风。半吊子硅谷技术派的李彦宏比谁都清楚,在中国创业必须要“接地气”,像在硅谷那样运作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是不可能存活下去的。而与之相对照的陆奇恰巧属于硅谷技术派,认为公司盈利来源技术更新带来效率提升,更是坚持要求百度放弃百度竞价排名业务。当陆奇的坚持和李彦宏对公司利润准求的目标不一致时,尤其是长期高投入的阿波罗计划与百度竞价的短期高额现金收入相冲突时,李彦宏放弃了陆奇的阿波罗计划。


陆奇也曾经希望自己能带给百度新的企业文化,他曾自己坚持并要求下属坚持参加每日站会,严格限制时间,而且从不缺席这些会议和定好参加的任何活动,也不会迟到。在这个会,以及其它的会上,陆奇会要求员工做道德高尚和价值观正确的事情。这和历史上推过“全家桶”、卖过广告给莆田系医院并害死少年魏则西的百度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你以为百度在魏则西事件后那份洗心革面宣言,目前看起来只不过是策略性的暂缓竞价搜索业务。


两年过去了,人的记忆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对某一类事渐忘。道德对于逐利的资本而言太过于奢侈,只要存在暴利,资本就会再次卷土而来。


魏则西事件后,百度此后做得相对隐秘一些。如魏则西所患的滑膜肉瘤,搜索结果的首页没有出现任何推广医院,但有关于癌症的词条。但搜索其他有关医疗或者医院的关键词,发现首页前面部分都是民营医院,一般网友无法辨别这是竞价排名的结果。


百度和各竞价排名利益方已经形成利益共同体,只要风声紧,百度会通知相关方停止竞价,等风声松后,一切都在悄悄进行。


百度二年前贴出的“如果失去了用户的支持,失去了对价值观的坚守,百度离破产就真的只有30天”的抒情当然不是理性的力量。跟医疗广告谈价值观,其实是跟平台方谈法治底线和企业社会责任。时下,在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互联网大佬们都在强调“核心技术是大国重器、大企业要有大担当”。目前而言,这个大担当肯定有两个基本含义:一是对底线价值观的基本担当。不能闷声发不道德之财。二是对核心技术的责任担当。就像马云说的,“要想成为伟大的企业,就必须解决伟大的问题”。


成于“萧何”,危于“萧何”


2001年9月20日,百度开始搜索竞价排名业务,这个业务一直有争议,2010以前都称为“百度推广”。


百度搜索部门总裁向海龙可谓是百度竞价排名最大的推手,向海龙很早就看好网络推广,发现其中的市场潜力非常大,于是交钱成为百度在上海的代理商。第一年并无获利,但到了2004年,业务大涨270%,让上海成为仅次于北京的百度第二大广告收入来源地。


李彦宏经过调研之后,把向海龙纳入百度。2007年向海龙升任为北京分公司总经理,三个月后又升任百度公司销售副总裁。2011年,向成为百度公司商业运营体系副总裁。他在百度内部被尊称为“龙哥”,最擅长的就是将搜索流量变现。在向海龙一步步的推动下,竞价排名称为百度的现金牛


魏则西父母

魏则西事件发生后,向海龙曾经负责百度的整改。当时国家网信办调查组对百度公司提出了以下整改要求:立即全面清理整顿医疗类等商业推广服务 ;改变竞价排名机制,2016年5月31日前以信誉度为主要权重的排名算法落实到位 ;建立完善先行赔付等网民权益保障机制。


从结果来看,他并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百度的声誉还是一路下滑,在这个背景下,李彦宏请来了陆奇主推AI技术。在李彦宏的支持下,他对百度的AI改造一度非常顺利,Apollo 生态联盟阵容可观,福特、戴姆勒、北汽、Intel、英伟达等各色汽车产业链玩家均在此聚集。百度无人车获得北京和福建等地自动驾驶牌照,百度市值一度升到975亿美元,处在上市以来的最高位


而对于臭名昭著的竞价排名,陆奇曾表示,为了百度的名声应该放弃某些垂直行业的竞价排名广告,“这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只会有收入上的影响。


李彦宏体验无人驾驶车


2017年,李彦宏在北京四环路试验无人驾驶,亲自上场推广百度无人驾驶。此次大家都在为百度向高科技转型所欢呼,然后风头随后转向,陆奇的主张遭遇了包括向海龙在内四位百度高管的联合抵制,最终的结果是陆奇淡出百度的权力核心。


虽然AI是烧钱的项目,但代表了未来趋势,也被资本市场所认可,但陆奇改变不了百度的本性。在他离职后,竞价排名业务立刻上线,这家公司最终选择了留在过去,继续赚滴血的钱。


陆奇在入职百度时,“打工皇帝”唐骏就提醒过陆奇:空降到一家中国公司,老板跟自己一样懂技术和管理,还比自己年轻;刚来时拥有人事财务组织架构各种权限,然而最终还是上头的某人拍板。


在这样的条件下,做不好丢人,做好了盖主。


错失战略先机和人才


陆奇不是百度的第一位“弃臣”,在他之前还有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 (Andrew Ng)。加入百度之前,吴恩达已是Google科研领袖,著名分布式计算项目Google大脑的共同发起人。加入百度后,百度搞出了一个“百度大脑”,由吴恩达负责。2014年9月,他带着百度北美研发中心做了一个名叫“百度酷盒”的产品,能根据用户的语音指令播放歌曲、回答问题以及提供搜索。


吴恩达和他的百度酷盒

此时Alexa还没诞生,亚马逊Echo和Google Home的要四年后才出现。然而放弃它几年后,百度后花费不少的钱收购了某家做音响的创业公司。


从某种程度上,陆奇和吴恩达都算是经典的例子:无论是企业治理改革,还是向人工智能转型,他们在有限的一段时间里发挥了对于百度最大的作用。这样就够了,因为百度和李彦宏对于陆奇这样的人没有更多的期待。而现在百度为什么又回头医疗竞价排名,以及陆奇的离开,可能只有百度这艘大船的掌舵者李彦宏自己知道。


百度如果要转型,除非李彦宏能自我转型。


转型家认为企业要转型,管理层必须要首先在思维上转型,而对转型战略执行的力度和深度,又与其对在转型战略的认知度,以及更为重要的视野度相关。



 


The End ·



 



55
百度困局:陆奇离职  医疗竞价排名回归  李彦宏在想什么?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