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四十年,那些知名的大企业都去哪了?

10-16  17:18 作者:晓宇 编辑:​稻草 4981


微信图片_20181018094119.jpg

作者:晓宇

编辑:稻草



沧海桑田是一种怎样的变化?


是街边破旧的小镇,突然一天,大厦高然耸立。是那条泥泞的小道,一夜起来,成了平直的水泥路。是曾经的那张两角,从某个时间开始,变成稀缺物品。是企业的更新迭代,市场的瞬息万变。


四十年改革开放,企业界已经是沧海桑田。


1978年,我们不再是资本家了?



微信图片_20181018094440.jpg


改革开放


1978年南京大学一位中年教师胡福明,在医院走廊构思的一篇文章,5月在《光明日报》刊登,这篇文章并没有让他坐牢,相反,开启了改革东风,这篇文章叫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可是改革并不是一蹴而就的,革新路上反反复复,企业家们忐忑而又激动着。

 

傻子瓜子创始人年广久曾为工厂里雇12个人,算不算剥削而担忧;

 

虽然蛇口在改革潮流的最后并不是那个骄傲的先锋,可是袁庚在政策不断变更中,力保蛇口的平稳发展,最终力排众议,让这三家公司走出体制化,实行股份化,他们分别是招商银行,平安保险公司,南山开发公司。

 

1980年,一位名为刘桂先的中年妇人,终于拿到全城的第一张个体餐馆执照。

 

不久之后,可口可乐、百事可乐,丰田等国际品牌相继落户中国市场。

 

1984年,被称为中国的“企业元年”,健力宝、万科、联想、海尔都在这一年陆续诞生了,部分企业仍走到至今,甚至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在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十年中,不论是国家,还是企业,都在等待着经济的复苏,等待着人民的富有。这个十年,我们唯一弄清楚了一件事:们不是资本家,我们不是资本主义,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1990年,出身牛犊,我们怕什么?



1992年,邓小平的一个圈,邓小平的一句话,改变了整个小渔村的历史,地势低洼,道路泥泞,如今,已经被高楼大厦所掩盖,城市里灯红酒绿并不是个贬义词,他告诉我们,中国经济开始蓬勃发展。

 

此刻的史玉柱,接近了三十而立,靠着“M6401”这款软件赚足了人生第一桶金,开始了创业的念头。IBM是国际公认的蓝色巨人,他想打造中国的巨人,巨人集团由此而生。正如公司名称一样,史玉柱如巨人一般,所向披靡,凭借“M6402”身家过亿,也成为中国电脑的“领头羊”。

 

可是没有一个创业者,是一帆风顺的。1993年,西方电子产品开始涌入中国,巨人不免也受到了冲击,这大概成了巨人一夜坍塌,最初的导火线。在接下来的三年内,巨人开始了他“巨人三大战役”,开始涉及电脑、药品、保健品三大行业,同时,又将业务扩大到了化妆品和服装领域。这时的史玉柱出身牛犊,更是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人物CCTV图片


刚刚在珠海站稳脚跟的他,就开始筹谋着为家乡争光。中国第一高楼,要由他建成。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壮举,最终让巨人破产。1997年,史玉柱35岁,欠下2.5亿债务,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了三年。多年后,史玉柱凭借着脑白金重回商坛,成为经历大风大浪的传奇人物,再回首这段故事,他说,事实上,每个企业,每个人真正能做的事很少,适合自己能做成功的更少。

 

同一年年初,深圳蛇口的一家小礼堂迎来了200多个打扮不是很讲究的人。待这些人坐下,有一个人从后台缓步走向舞台中央。此人是任正非,48岁,今年是他创业的第5年,去年他们生产的单位用户交换机HJD48系列给公司带来破亿元的销售收入。他哭着说:我们活下来了。


任正非


紧接着,台上的任正非深呼了一口气,提高了声音宣布:华为接下来要自己研发出一台局用程控交换机,目标是万门机!此话一出,台下哗然而起。不少员工窃窃私语,他们大多数是还没有毕业的学生,有的连万门机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要独立研发出一台,难度可想而知。

 

这是一条高风险但同样也会是高回报的路。彼时的中国通信市场,被“七国八制”完全垄断,要想真正拿下属于自己的市场,必须独立研发自己的交换机。如果失败了,公司会倒闭,而任正非自己早已想好了退路:跳楼。逼近知天命之年,命运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鲤鱼跃龙门,要么咸鱼跃楼下。

 

现实从来都是骨感中带着刺。江浙沪的数字局用交换机市场是上海贝尔公司的天下,它是中国高科技领域的第一家外商投资股份制有限公司,背后站着“七国八制”里的法国阿尔卡特。尽管产品价格昂贵,但各地电信局还是开着卡车在上海贝尔公司的门口排队等货,很多时候一排就是半年。

 

“敌大我小,敌强我弱”,城市被国际对手瓜分,正面对抗毫无胜数,唯有占中国人口70%的广袤农村地区还有一线生机。而要突破农村市场,必须要有物美价廉的产品。而华为员工也不负众望,在199310月研发成功C&C08 2000门交换机。他们将刚调试好的设备匆忙装箱,送去浙江义乌县开局。

 

后来曾在华为任职7年的张利华在《华为研发》一书中回忆道,当时义乌电信局局长丁剑峰评价称,“我们以前用的是上海贝尔公司生产的1240交换机,贝尔的同志早就说要开发每板16个用户的用户板,但直到目前还没有推出。想不到你们公司这么快就推出来了,是你们走在了前面。”

 

华为第一场“秋收起义”顺利打响,靠先竞争对手一步的自有技术,比同类产品便宜1/2的价格,和敢日夜颠倒的装机小分队服务,在19941995年之间,一大半的农村市场被华为拿下。

 

任正非还专门组织了一批队伍,俗称“装机小分队”,并对这支队伍下了死命令:“你们在外面是公司的代表,一定要让用户对华为留下良好的印象,言行举动都要体现华为的风范。”于是,在1993年中到1994年初,“装机小分队”背着他们的行囊深入中国广大农村地区,为客户解决问题。

 

另一边,研究生还未毕业的李一男正在加紧研发C&C08万门机,这台设备可带近万个用户,是华为“急行军”攻破县城的核武器。最终,19948月,C&C08万门机在江苏邳州开局,经过两个月的上线调试,最终大获成功,万门机带领华为实现了对市话的突破,成功从农村进入城市。

 

资料记载,1994C&C08系列交换机为华为带来8亿元销售额,到1995年近15亿元,此后以每年超过100%的速度增长,到2003年已累计销售额达千亿元,成为全球销量最大的交换机机型。七国八制的市场垄断被打破了,进口交换机需要几千块的昂贵价格,在华为这里只需几百元,华为逆袭成功


而也正是这个时候,在广州另一个有志青年,也在设计着他的商业版图。


微信图片_20181018094431.jpg

胡志标


在没有选择的年代,歌,是精神食粮。那时候的歌,蓬勃,积极,热血,触动了一批又一批南下发展的青年。张学友的一首《爱我多一点》,成了爱多VCD的名字来源。无疑,胡志标是抓住了时代机遇的,他俘获了一大批需要音乐的粉丝。

 

这是爱多最辉煌的时候,创下了27亿的产值;以8200万元拿下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后5秒钟的广告标版;以2.1亿元的标价成为“CCTV98标王。

 

良好的广告噱头提高了我们对他的期待,可是这家企业,并没有完成我们的预想,1999年爱多被拍卖。

 

在爱多的落幕中,我们看到了出身牛犊的盲目乐观。

 

爱多一开始就选择了一条粗放型的发展道路。开拓市场、塑造品牌,成了它的着力点,因此不惜斥巨资成为标王。在市场竞争不足,利润率比较高的情况下,依靠这种简单粗暴的商业模式短期内确实能夺取先机,占据早期优势。然而,这样的模式也是门槛较低,最容易被同行拷贝狙击的。供求关系的变化导致市场饱和是必然的,低门槛的竞争也将最大程度挤压利润空间,此时便陷入无止尽烧钱的恶性循环中。

 

和爱多一样,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还有三株药业。

 

385904385536428506.jpg

三株广告标语


时针转回1995年,上一辈的人说,这年的冬天,对于巨人而言是寒冷彻骨的,但对于三株而言是充满温暖的,是藏着春天的。这一年,三株口服液单产品的年销售达到22.8亿,创造了中国保健品年销售额的新纪录,一夜之间,它成了保健品行业当之无愧的老大。

 

可是夸张的广告语,被放大的药效,最终却无法让企业基业长青。他们给予顾客最大的忠诚度许诺,以至于不能有丝毫的损伤。显然,三株企业的宣传是用力过度的,尤其是“八瓶三株喝死一个老农”的事件发生,不论真假,都给企业信誉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伤。

 

如果不过度追求宣传,不着急招兵买马盲目扩大企业,而是执着于产品质量的研发,我想这么庞大的企业就不会被用“脆弱”二字来形容。

 

90年代,刚刚新启的企业家,渴望资本,也渴望发家致富,所以什么都不怕,相比做好做精,他们更相信做大做全。正因为这样的思想,让不少抓住了机遇的企业蓬勃而生,但也难免顾此失彼,在时代潮流中,没有扎实的根基,他们更像是空中楼阁,庞大同时也弱不禁风。


00后,赶上了变革,也要抓得到机遇



“第一个出现的,不一定是留到最后的。”没有什么话比它更加贴切于这个时候所发生的故事了。在这个跨时代的世纪之交,中国互联网就这样诞生了。

 

微信图片_20181018094346.jpg

瀛海威


1995年诞生的瀛海威,是大雾中的领跑者,“中国离信息高数公路有多远”让中国人的互联网思维得到启蒙。第一个进入行业的人,总是犯错误最多的人,也是最容易提前失败的人。吴晓波的《大败局》中有这样一句话:一个年轻产业的成熟往往需要无数浸满鲜血和泪水的失败来作为祭奠。

 

瀛海威的创始人张树新始终没有明白的是,老百姓究竟需要一张什么样的网。她是把一种启蒙者的错觉当成了一种神圣的信念加以布道,她和网民们并没有闹懂这样一些问题:网站该发布什么信息?网民究竟需要什么?瀛海威应该培育怎样的网站特征?网站的技术支撑点是什么?

 

最荒唐的是大败笔“网上延安”,出于爱国主义考虑,为迎接香港回归、十五大召开和三峡工程开工,她采纳一个策划人的建议,把延安的历史、现实、人物故事都放在了网上,企图组织全国中小学生观看,以此来增加收入。她指示要有“海量”,用最好的技术,从“网上延安”做到“网络中国”,做成瀛海威的经典产品。于是决定投资千万,耗时三年,推出“网上延安”、“网上中国”。不到一月,200个网页,500幅图片,10多万字的“网上延安”上网了。遗憾的是,点击率之低,令瀛海威一下子傻了眼。

 

2004年,瀛海威最终因为经营策略等问题,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一代领跑者就此落幕。

 

其实不管什么时候,贴合消费者,才能有发展空间。但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即便失败了,但却也是受到最多敬仰的人,不论在哪里,都是不会被忘记的。


10后,再不转型,下个收购的就是你了



2010年以后的资本运转,比八九十年代不知道快了多少倍。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城市差距也日趋明显。这个时候,企业发展更加不允许出错,同时也更加考验着企业家的决策能力。“如履薄冰”形容他们的心情一点也不为过。


904491845389369724.jpg

 百丽BeLLE


“凡是女人路过的地方,都要有百丽。”这是句话出自于百丽国际CEO盛百椒,这并不是句诳语,巅峰时期的百丽确实做到了,2009年其新增鞋类自营零售网点681家;2010年到2012年,百丽每年净增门店数目都在15002000家;2011年,百丽公司平均不到两天便会开设一家新店。


曾经有多疯狂现在就有多惨淡,受到电商的冲击,在20152016年中,百丽关店数目达到了366家。北京时间2017727日下午四点,“一代鞋王”百丽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正式宣布退出香港联合交易所。巨头退市,市值缩水近2/3


“货·场·人”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人·货·场”才是硬道理。互联网的出现不仅仅改变了中国经济的生态环境,同时也在输出着一种声音,如果此刻,思维不转型,体系不转型,结构不转型,那么下个退市的就是你了。


前段时间,当当再引业界关注,不是因为老牌电商终于柳暗花明,而是“卖身”海航告吹。


911020956639149318.jpg

当当书店


时间追溯到21世纪初,在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当当比阿里、京东起步更早。和美国亚马逊一样,当当是靠做图书电商起步的。2010128日,当当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线上业务、在美国上市的B2C网上商城。而这个时候,京东才上线图书业务,两年之后,天猫才有了图书板块。


可面对电商的全方位发展,图书板块终究还是太小了,尤其是京东和阿里“赢家通吃”,当当逐渐落了下风。


当当网曾辉煌一时,在过去十多年,有不少巨头曾向当当表示爱意,希望入股“联姻”,一起做大做强,但都被李国庆一一拒绝。 

 

但后来,李国庆还是后悔了。


“成在于保守,错也在于保守。”这是李国庆2016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自己和妻子俞渝创业以来的反思。


可能大多数早年下海的企业家们都没有想到,“瞬息万变”都已然不足以形容当下的市场。正如著名出版人凯文·凯利所说的,即将消灭你的那个人,迄今还没有出现在你的敌人名单上。昨日的业界神话,今日便可跌落神坛。居安思危,应该是整个业界的风向潮,不然腾讯大可高枕无忧,马云也无需思考下个机遇是否就是制造业。


而如今企业的机遇和转型贯穿着企业和发展的每一步,我们都在探求发展的下一步。


四十年,业界沧海桑田,最大的不一定是最好的,最快的不一定是存留最久的。面对企业的大起大落,我们常有唏嘘,会有遗憾,但不管他们在历史的长河中矗立多久,面对他们对中国经济所做出的贡献,我们都抱以最真诚的敬意,他们的每一步都是惠及中国的伟大实践。


改革开放四十年时间轴


1978年—1990年  改革初期,我们不再是资本家了。

1990年,史玉柱研究M-6401,开启巨人之路。

1992年,任正非创业5年,销售破亿。

胡志标,27岁带领爱多创下了27亿的产值。

1995年,是三株企业的春天。

瀛海威,从1995年到2004年,那个年代不少人认为瀛海威=互联网。

2017年,“一代鞋王百丽退市。

2018年,当当”卖身“海航失败


未来已来,让我们迈向远大前程



岁月,惊鸿一瞥;四十年,挥指一弹。


2018年的下半场,已经走完了一半,在此期间马云提出了‘新制造’,宣布了自己的传承计划;滴滴在经历“顺风车”事件后,下线,重改,上线;拼多多的迅速崛起,让人惊叹之余,又不免有几分感慨;万科此时却喊起了“活下去”的口号。


2019,改革开放的瓶颈攻坚期,企业的发展走向该如何,国家的政策又传递了什么新风向?如果您愿意,我们不妨谈谈。在新的5年里,我们该如何走下去。当然你也可以说说过去四十年里,您与企业转型都发生了哪些刻骨铭心的事,用最真实的事件给我们以启迪。在评论区留下您的“成功”与“失败”,我们将整合出这些问题的共性在2018(第四届)中国转型+峰会上进行探讨!


未来已来,前程伟大,我们共同奋进。


11月23日-24日

广州塔

2018(第四届)中国转型+峰会

数字中国,惠及世界的伟大中国实践

我们等你





108
改革开放四十年,那些知名的大企业都去哪了?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