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打官司打出的“江山” | 砺石

01-15  17:22 编辑:晓予 3178



导读

一个公司靠收专利费致富那必然要具备两项本事:技术创新能力和极为高超的打官司能力。所以,毫不夸张的说,高通的江山着实是打官司“打”出来的。



高通作为国际芯片厂商,但对一般消费者而言,还是很陌生的。最近与苹果的几轮拉锯战,让行业外的更多人知道了高通。对于高通来说,跟各个公司撕来撕去已经不稀奇了。这次专利受到大众关注的原因,主要是因为高通成功在中国和德国申请iPhone临时禁售令。


最近又曝出了库克和高通的口水战,库克说高通没有企图和解过,高通站出来说库克撒谎,他们一直在持续的跟苹果和解。最近刷屏刷了一个多月了,两方的战争不断有新料爆出,大家看的也不亦乐乎。


网友对这件事的心态,用幸灾乐祸不贴切,但还是希望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毕竟对网友来说,高通和苹果都是外人,哪个被咬一口对自家企业都不是坏事。所以有人希望高通啃苹果一口,也有人希望苹果打击一把高通,因为这个企业“欺负”了太多的中国企业。


1

卖专利曾经卖到行业第一


1985年,七位有识之士聚集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市艾文·雅各布家中决定创建“QUALity COMMunications”(高通)。高通借助于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迅速崛起,现已成为全球最大的专利许可收费公司和最大的无线通讯芯片制造商。高通公司把全世界高质量移动通信技术的命脉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全球通过高通技术许可生产的设备已超过100亿台,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三十圈。



在圣地亚哥公司总部里,高通竖起了一面“专利墙”,悬挂了公司近2000件专利。这仅仅是高通公司持有专利的约1/10。30多年来,高通公司累计投入400多亿美元进行研发,并建立了由工程师和科学家组成的独特团队,创造出了规模庞大、极具价值的专利组合。


高通的第一笔业务是劳拉太空公司的CDMA技术授权业务,不但为其赚了20万美元的第一桶金,还奠定了其在CDMA领域的霸主地位。3G时代高通更是如鱼得水,摇身一变成为专利大鳄,进军芯片市场赚得盆满钵溢。


高通在做芯片之前就已开始进行专利许可业务,至今已经有近30年的历史。高通在全球范围内提交和得到授权的专利申请数量已超过13万件,在全球拥有超过345家技术许可合作伙伴,其中在中国,高通已与超过150家企业达成技术许可协议。高通公司其专利之多,让几乎所有手机厂商都离不开这家公司的授权。


2013年,高通市值一度达到历史高点1049.60亿美元,超过一直领先的英特尔公司(1035.01亿美元),位居同行业第一。 高通的成绩和其独特的商业模式是分不开的,在研发和标准化上的努力为高通铺就了成功之路。


公司首先提前数年甚至超过十年进行前瞻性研发;发明技术之后,再将发明技术分享到标准组织进行标准化,致力于产品侧以及系统级的商业化部署,助力技术标准在行业内落地和实施。专利许可商业模式除了可以为高通公司带来可观的利润外,还能够帮助其持续专注于研发最先进的无线技术。“我们一如既往地按照相同比例(约20%的年营业收入)投入创新,持续地研发和提供高新技术。”亚历克斯·罗杰士说。


专利许可这件事情,尽管好赚,但谁也不会愿意乖乖交钱,打官司成了高通的常态。近几年,高通公司与苹果、三星、华为等全球知名手机厂商专利纠纷不断,由此,来自美国、欧盟、中国、韩国、日本等的监管机构在其专利授权、芯片销售等方面的多重调查也不断开展,诉讼与反诉讼、授权许可谈判、应对反垄断调查等已经成为其掌控产业链关键环节的重要策略。


多年的行业积累,留给高通的是专利创新能力,还有身经百战之后,无与伦比的打官司“扯皮”的能力。


2

在中国,高通的七宗罪


手握大量高价值专利的无线通信行业巨擘——高通公司,近年来没少因专利问题遭遇“烦恼”。究其原因,有恃无恐的高通,凭借着技术的垄断地位,开始了一场不平等的市场交易,一系列霸王条款让下游企业苦不堪言。



它向厂商有偿提供芯片和组合专利的一站式服务,高通除了收取高专利许可费的同时,另外再按厂商整机售价的5%,收取专利使用费。有业内人士戏称购了“鸡腿”却要为“整鸡”买单。要知道,2013年中国手机厂商的净利润不足0.5%,而高通却坐收5%的渔利。


更重要的是和它交易的厂商还要接受它的“专利反向授权协议”。例如,A手机厂商用高通的芯片,就得把他们自己拥有的专利无偿反向许可给高通,高通的芯片卖给其他手机生产商B时,B就不用再向原手机厂商支付专利费了。通过要求其他企业专利反向许可,高通公司一方面能够更进一步稳固自己的市场支配地位,另一方面这也无形之中削弱了其他企业的研发能力和研发动力。


“这就是高通霸道的地方,可以掌握竞争对手的商业机密。”但即使是使用联发科的芯片,也逃不脱高通5%的专利费。联发科无法绕过高通专利,高通通过授权方式,要求联发科提供客户名单和销量,直接向联发科下游客户收取专利费。


甚至,连山寨机也逃不出高通手心。一两百元的CDMA通讯模式的山寨机,要比GSM的贵几十元,这其中的差价,就是高通所收取的CDMA专利费。


高通拥有3G基础专利,4G时代意味着3G、2G技术的兼容,高通仍然将是无法避开的平台。在CDMA时代,高通占据整个行业80%的专利,但从3G升级到4G,三星、华为、中兴也积累了大量标准必要专利(SEPs),高通的占比已经不是绝对性的了,“免费反向许可”显然已经无法继续维持下去。


高通公司在无线标准必要专利许可中,搭售非无线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还将专利许可与销售芯片进行捆绑,用捆绑的方式对整体收费。并对过期专利继续收费,拒绝对有竞争关系的芯片生产企业进行专利许可,还在专利许可和芯片销售中附加不合理的交易条件。


不仅如此,看人下菜碟的高通对诺基亚和三星的许可费用低于中国手机厂商,歧视性许可让人义愤填膺。但短时间内中国手机厂商又逃不出他的生态圈,受欺负是必然了。


当中国厂商与高通公司的合作共赢成为泡影,被压榨且不堪重负的被迫害者决定反戈一击。下游企业对高通的举报内容超过20项。2013年1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对高通公司反垄断立案调查。 


3

60.88亿的罚单和兴高采烈认罚的高通


高通公司从来玩的就是控制专利权与出卖行业技术标准的路数,靠收专利费致富,要玩转这个模式,必须具备两点本领:要有了不起的技术创新本事;要有极为高超的打官司能力。要知道哪个公司会心甘情愿的交这笔钱,高通的江山可着实是打官司“打”出来的。



且反垄断的官司,高通也不陌生,世界范围内对高通发动反垄断调查的高峰是2005年~2006年,2009年左右先后有结果,但中国一直到2013年才启动。早已经受过一圈洗礼的高通哪会那么容易低头认错,与世界上通讯巨头们的厮杀里,高通的技术水平与官司本领绝对不容小觑。


中国政府的通牒,高通根本没当回事。最开始,高通坚持自己是技术贡献者的正当获利,全球CEO保罗·雅各布斯在接受记者访问的时候,也对此事耐搭不理。网信办的主任就主动给高通扎了一针,指出中国在高通的全球营收中占据49%,更告诫:“我们不能允许的是,既占了中国的市场,又做伤害中国的事。”


要知道,全球销售的手机有75%是在中国生产,中国市场占据高通营收及利润的半壁江山。而在当前中国高度强调“科技自主创新”的市场环境下,高通最担心的问题是遭遇更严厉的监管壁垒,甚至被禁入。两者相害取其轻,高通这又赶紧转变了应对策略。


历时1年有余的高通反垄断案,中国发改委对这家移动芯片制造商开出了中国反垄断历史上金额最大的罚单60.88亿元(2013年度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销售额8%),并责令其全面整改。


而面对天文数字罚单,高通公司的谦和姿态令人玩味——欣然认罚、股价大涨、巨资深耕中国、开启全新市场……作为一个善于扯皮的大公司,如此乖乖受罚,还真是为了利益能屈能伸呢。2014年7月,高通宣布投资1.5亿美元支持中国初创企业,向政府示好,保全中国市场的大蛋糕。


反垄断案并没有给高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伤害,顶多就是个敲山震虎,高通还用合理的价格实现了其利益的合法化。其实,反垄断整改之后,小企业仍摆脱不了“被欺负” 的命运。因为,中小企业能力有限,新的合同根本看不懂,聘用能看懂合同还能谈判的律师费用可能根本无法覆盖省下来的那35%的费用,所以很多企业选择放弃条款继续签约。


近年来,高通公司通过整合资源、调整姿势,在中国获得了不错的发展。2015年,高通聚焦可穿戴市场和“物联网”领域(主要领域是汽车和医疗)占据了良好位置,但这些尚不足确保其取得成功,它正在努力让中国政府相信——无论对于中国市场(高通2014年实现营收260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营收123亿美元),还是对小米、联想、华为等中国领军企业(高通客户)的全球抱负来说,高通都是不可或缺的。


智能手机的利润在苹果和三星之间流动,而近两年疯狂擢取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的中国厂商,并未从中获得与市场份额相匹配的利润,坐收渔利的高通也赚得盆满钵溢。倍感委屈的网民自然不拒绝看一场苹果和高通的互撕对决。


4

高通苹果互撕,告别行业优势地位的前奏?


对高通来说,打这场官司的心态其实很微妙。有评论说高通是要逼死苹果,的确在苹果股价跌的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高通仿佛是要落井下石。但毋庸置疑,高通的初衷可不是想把苹果告黄。但从库克最近和高通的口水战来看,两家于情于理都很难和解了。



尽管发难苹果,让其左右为难,但高通并不希望在专利许可领域的争端影响双方芯片领域的正常合作。如果高通未能参与苹果下一代iPhone的生产,自己的业绩也会受到影响。毕竟,现在高通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手机芯片产业已经从高通一家独大向百家争鸣发展,苹果、三星、联发科、华为等厂商纷纷崛起,使得芯片销售利润率迅速下降。苹果、三星、华为等公司也纷纷使用自家芯片产品,作为不生产手机设备的高通公司来说,芯片销售渠道越来越窄,销售价格越来越低,来自资本市场的压力越来越大。


5G时代不再是龙头的高通,也并不想跟苹果耗费太多精力,免得让华为捡了便宜。但都5G时代了,3G和4G标准越来越成熟,可高通许可费却始终居高不下,制造商肯定不满意。现在苹果的销量不断放缓,号称不降价的苹果以“以旧换新”的方式变相降价也救不了低迷的市场,在利润空间不断被挤压的时候,高通的这笔许可费用自然是会被拿来动刀的。


自2016年底以来,苹果公司就对高通公司展开攻势:2016年12月,苹果公司与韩国反垄断监管机构联手对高通公司的市场垄断行为进行调查,让高通公司为此承担了8.54亿美元的罚款;次年,1月20日,苹果在美国起诉高通,指责其利用市场支配地位收取高额专利许可费,要求其退还约10亿美元承诺退还的专利许可费;1月在中国寻求10亿元人民币的反垄断损害赔偿,3月在英国也开始了一波操作。 


于是高通也将苹果告上法庭,还击的同时也可以转移公众视线。苹果在这场官司里的主动权还是比较大的,因为哪怕在打官司,高通是肯定希望继续合作从苹果获利的。苹果跟三星不就是官司打来打去,但并没有影响合作么。苹果如果能够胜诉,不仅能够节省数十亿美元的专利许可费,或许还能够借此机会迫使高通公司改变其专利授权模式,改变专利许可中的不利局面,进一步提升自已的利润空间。


回顾高通以往在诉讼中常用的专利,大部分都是属于难以回避的大杀器:“标准要素专利”。如2016年6月,高通分别向北京和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诉讼魅族,指控魅族科技侵犯了高通持有的3G/4G无线通信标准等相关智能手机专利,并索取巨额赔偿;10月,高通在美国、德国和法国采取行动,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向魅族发动了专利攻势。12月,魅族与高通达成专利许可协议,高通撤回和终止所有专利诉讼。


而善于打官司的高通,此次对苹果的诉讼可谓“煞费苦心”。高通这回在中国使用的专利是ZL201310491586.1,属于图像使用者图型接口(GUI)专利;而iPhone在德国所侵犯的专利,是在一个由Qorvo公司设计的小组件,里面一个叫“envelope tracker”(EP2724461B1)的电源管理功能。换言之,高通根本没有用特别致命的专利,而是用这些非常不痛不痒的小事情来威慑一下苹果。


苹果应该支付高通70亿美元的专利授权费用。可苹果想要讨价还价,当然这也是业内惯例,而且高通通常都会给个折扣,特别对苹果可能还会有特殊优待。不过苹果这次不想按高通的规矩来了,直接报了一口价,只愿意支付高通10亿美元。高通自然不答应。


可谁知,就在今年苹果新款iPhone彻底抛弃高通,改用英特尔的基带芯片。而更换芯片提供商,则意味着苹果将无法享受5G网络第一波红利,高通也将因此失去大量订单,在2018年第三季度,高通出现了多年未见的亏损。于是,高通一方面向法院申请对拒不执行禁售令的苹果在全国实施强制执行,另一方面又向法院申请针对苹果的新款iPhone XR系列机型的禁售令。双方回合式的长相“撕”守看来是要持续一段时间了。


苹果每年40多亿美元的专利授权费用未到账,确实给高通造成了资金压力。但高通斥资211亿美元回购股票,收购恩智浦支付20亿美元赔偿,造成了高通全年49亿美元的亏损。可展望未来高通的前景并不完全乐观,高通过度依赖专利授权费用的短板越来越突出。


三星、联发科、英特尔、华为的不断壮大,都在挤压高通手机芯片的利润。高通芯片的利润率不及专利授权业务收入。从2017年开始,高通的盈利主项专利授权业务就以20%左右的速度在下滑。加之各国反垄断力度加强,高通不得不下调收费,专利授权费用利润率大幅下滑。多方不利的格局下,失去行业垄断地位的高通,在5G时代或面临更多的挑战。


默认标题_热文链接_2018.12.31.jpg



63
高通:打官司打出的“江山” | 砺石

微信扫一扫